两会声音


  何学彬代表:

  推行子女“带薪陪床假”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文广旅新局文艺创作办公室副主任何学彬建议,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子女“带薪陪床假”,满足老龄化社会的“精神刚需”。

  “许多空巢老人经济上并不贫乏,但精神上却极其孤独。尤其是当父母生病住院时,更需要子女的贴身照顾和心理抚慰,并非金钱支持和保姆护工所能替代的。”何学彬说。根据全国老龄办公布信息,到去年底,全国已有8个省份通过地方立法建立了独生子女家庭老年人护理假制度。何学彬建议,在取得成功经验后,有必要在全国范围推广,让更多的人享受到这一制度红利。

  何学彬表示,推广“带薪陪床假”还应统筹考虑以下问题:不少私企的资金压力较大,在“带薪陪床假”面前,会不会歧视或拒绝录用独生子女;无论是否为独生子女,均有照料老年人的义务,不宜忽略非独生子女及其父母的需求。他建议,对执行“带薪陪床假”制度较好的企业予以奖励和税收优惠,执行不好的予以惩戒。

  张利民代表:

  森林发展应提升质量

  

  “今后要提高森林质量,增强森林生态系统稳定性。”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北曼甸林场场长张利民说,“通过转变林业发展方式,推动我国森林从扩大面积的外延式发展转变为提升质量的内延式发展。”

  据张利民介绍,经过多年努力,我国森林面积和蓄积量持续增长,但森林质量、生态功能完善的森林仅占总量的13%,有25%以上的森林处于亚健康和不健康状态。

  张利民建议,探索建立森林质量评价体系,将森林质量提升列入各级政府目标考核的林业约束性考核内容,并纳入绿色GDP考核的内容,调动地方政府和营林者的营林积极性。

  张利民说,需要强化科学经营理念,从森林培育的全过程综合施策,坚持新造与抚育结合,集中连片,规模治理。针对退化的低效林,采取补植补造、促进天然更新等抚育措施,加强退化林修复,实现森林质量的精准提升。

  王娟玲代表:

  科研创新需“团队土壤”

  

  “搞科研就像做一台手术、唱一台戏,靠一两个人不行,必须依靠团队的力量,应当注重培育科研创新的‘团队土壤’。”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王娟玲说。

  王娟玲表示,科研创新需要领军人物,也需要骨干层、执行层,甚至辅助人员,这些人有重有轻,但都不可或缺。然而,目前我国的科研评价体系更多地关注“领头雁”,对其他人员则重视不够,导致其缺乏相应的考核体系和成长通道,容易产生失落感,影响整体创新成效。

  “在我们山西省农科院土肥所就有这样的现象。”王娟玲举例说,“有的辅助人员做得非常好,但是因为他是辅助人员,职称问题迟迟解决不了,影响了工作的积极性。”

  “科研创新必须注重团队的培养。”王娟玲建议,应当在重视高端人才的基础上扩展人才的概念,建立科学、易操作的科研人员分类考核机制,增加多种岗位和相应的主系列、辅系列评价体系,营造人人都是人才、人人都可以出彩的良好氛围。

  于志刚代表:

  尽快设立互联网法院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于志刚建议,借鉴杭州成立互联网法院的经验,北京、深圳等作为互联网发展的中心城市,应当尽快设“点”成立互联网法院。

  于志刚说,当前网络的民商事纠纷、违法犯罪类型发生了巨大变化,比如一个网络小额贷公司一年的放贷量可能达200亿元左右,以一笔贷款平均2000元左右的贷款笔数、呆坏账率25%左右计算,出现的民事案件数量甚至可达上百万起。“这是任何一个省的三级法院都不敢接、无法承受的案件数量。”于志刚建议,北京、深圳等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和互联网发展的中心城市,应当尽快成立互联网法院,多“点”开花管好涉网案,让基层法院不再因“网”忙得心慌。

  于志刚表示,互联网法院并不仅是便利老百姓网上立案、远程视频审判、节省路费和时间成本,还要在司法管辖权上创新,探索信息化时代全新的司法管辖权模式和规则。“首先是境内跨行政区域的司法管辖,其次是跨越国(边)境的司法管辖,恰当的时候,也探索推动全网空间的刑事管辖。”于志刚说。

  高琛代表:

  为孩子提供更多优质教育

  

  “让更多的孩子在家门口上好学校,社会的需求倒逼学校必须提供更多优质教育。”全国人大代表、沈阳东北育才学校校长高琛建议,通过扎实输出文化理念、管理机制等方式,有效扩散名校资源,增加优质教育供给,满足广大孩子接受有质量教育的需要。

  大班额、课外负担重是今年全国两会教育领域被关注的热点,包括之前的择校热,导致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很多,但优质教育资源稀缺是其中的重要原因。

  高琛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有质量和公平是同等重要的。名校之所以有名,能培养好的学生,坚定的文化理念和高效的管理机制是关键。所以,复制名校就要在文化理念和管理机制输出上做文章。

  针对今年“课外负担重”的热议,高琛建议,全社会应该达成这样的共识,我们反对增加学生课外负担,但必须提高课内质量。各学校减负不能减掉教学质量,我们必须培养有报效国家能力的学生。

  本版稿件均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