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良们”跑出扶贫干部精气神


  首席记者李思娴

  2018年4月26日,距离2018年12月31日昆明市重点贫困县区脱贫摘帽仅有248天。这天,东川区汤丹镇扶贫办副主任吴国良在下村途中遭遇车祸,一名共产党员33岁的脚步,永远停在了脱贫攻坚的路上。

  2017年6月19日,市旅发委派驻帮扶点的驻村队员刘军在下乡扶贫途中遭遇车祸抢救无效,于20日因公殉职,这天距他40岁生日只差11天。

  2017年11月1日,昆明市司法局驻寻甸县七星镇戈必村第一书记张号京,把村民当亲人,村民有困难就找他。由于工作劳累,发生肺大泡爆裂,医生要他休息,亲友让他住进医院疗养,可一个多月后,他就背上挎包,回到村里,说是“驻村、康复两不误”。

  2017年4月21日,市防震减灾局驻甸沙乡苏撒坡村驻村队长缪照和在查看贫困户宜居农房建设时摔断左手,出院后没有多耽搁,又回到了扶贫岗位上。

  ……

  2015年,昆明建立扶贫攻坚“领导挂点、部门包村、干部帮户”长效机制,扎实开展“转作风走基层遍访贫困村贫困户”工作以来,近4万名干部职工参与“挂包帮”“转走访”工作,选派村第一书记1325名,全市先后下派驻村扶贫队员5000余人次。

  这些扶贫干部奋战在一线,深入群众,夙夜在公,从入户走访,到深入调研、共同探讨,再到出谋划策、制定脱贫方案,每一名扶贫干部每一天都在和时间赛跑。他们跑出了发展速度,跑出了脱贫速度,跑出了扶贫干部的精气神,在全面建成高质量小康社会的进程中留下了感人的事迹。 

  舍小家顾大家是最坚定的选择

  “就是想到家人,会有些过意不去。”说起家人,每一位扶贫干部的脸上都是歉意。可当工作摆在眼前,舍小家顾大家,依然是每个人最坚定的选择。

  2017年3月被派驻到寻甸六哨乡马鞍山村委会驻村时,寻甸县扶贫办科员鲁丽萍的孩子只有8个月大,而很多人都不知道,鲁丽萍是自己主动提出驻村的。当时,看到领导还有些迟疑,为了打消领导的顾虑,鲁丽萍只提了一个条件:孩子在哪也是长,自己会带着孩子,并且说服母亲一起驻村。

  就这样,抱着嗷嗷待哺的孩子,搀着60岁的母亲,鲁丽萍一头扎进了六哨乡的沟沟壑壑。

  六哨乡一位干部坦言,刚见到鲁丽萍时,自己一直在犯嘀咕,当得知鲁丽萍还在哺乳期,虽然大为感动,可对她是否能做好驻村工作并不乐观。但没多久,他们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本来想着她是来‘镀镀金’,没想到她比我们干得还卖力!”

  鲁丽萍驻村时正值五六月昆明的雨季,在挨家挨户核实排查C、D级危房时,车子陷在了厚厚的泥坑里,油门踩得轰轰响,轮子飞快地打滑,车子却寸步不动,他们只好翻过大山继续走访。下山时,鲁丽萍脚下一滑,连摔了几个跟头,所幸慌忙中抓住了一根小树枝。当时所有人都吓到了,因为再往前一两步,就是老乡砍过的尖尖的竹林,而旁边是望不到底的悬崖。

  2016年12月4日,昆明市儿童医院的一张检查单让东川区拖布卡镇党委副书记张磊一家濒临崩溃——儿子被诊断为重度感音神经性耳聋,鉴定为一级听力残疾。他和爱人带着孩子到北京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医生决定采取保守的措施,先验配助听器。医生反复强调,更重要的是后期康复语训。一边是自己疼爱的儿子,一边是放不下的百姓。可最终,丢下父母和妻儿,张磊还是一头扎进村子。

  “9个月有那么大的进步是孩子母亲每天付出的结果,超出想象。”2017年9月复查时,北京同仁医院语言专家的一番话让他无比愧疚,因为除了到医院诊断时的短暂陪伴,更重要的语训和对孩子的呵护都缺失了父亲的角色。

  2017年6月,上级领导听到他的家庭遭遇,询问他是否要提前结束挂职时,他却选择继续完成驻村工作,他说:“拖布卡还没脱贫呢,我不能把群众扔在半道上。”

  把群众当亲人 带着深情扶贫

  “把困难群众当亲人,把扶贫事当成自家事,就没有干不成的事!”扶贫干部们带着对群众的深厚感情搞扶贫,把群众脱贫当自家事,把贫困户当自家人。

  2017年,寻甸县国税局驻村队员名单上出现了一个名字,让很多人震惊了,这就是59岁的王福才。主动报名参加寻甸县的驻村扶贫工作——这是王福才在距离退休只有一年时作出的决定。大家劝他说,2017年是寻甸县脱贫出列的决战之年,驻村扶贫工作量大,且扶贫点工作生活环境比较恶劣,他年纪大了,参加驻村工作会比较辛苦,劝他不要下去“折腾”自己了。可王福才摆摆手说:“驻村工作是时代的召唤,党员干部驻村责无旁贷。我虽然年纪大了,但也希望出一份力、发一分光。”就这样,他快退休了却不松劲,在花甲之年当上了驻村工作队队长。“年轻人可以作为后备干部培养,‘镀镀金’也是好的。你一个马上就退休的人,随便混混就得了。”刚到村时,有人曾这样“劝”王福才,但他不仅没打算混,而且干得认真、拼命。为及时掌握第一手资料,摸清村里的基本情况,他领着头挨家挨户走遍全村居住分散的351户村民家,年轻人大多叫累,可他却硬生生走了一家又一家,足迹遍布村里的每家每户。

  “张队长,你来了。忙完了到家里来吃饭啊!”驻村一个多月后,市司法局的主任科员张号京走进寻甸戈必村,像是走进了自己家,到处能听到热情的招呼声。“农户家的小白狗都和张书记混熟了,见着他就摇尾巴,见着我们这些‘外人’就凶。”跟随张号京进村入户时,寻甸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张涛感慨道。村民张绍唐对张号京印象深刻的地方是,对方从来不拒绝自己递过去的烟。张绍唐儿子去世早,孙子在县城工作没办法常回来,多年来一直是67岁的儿媳在悉心照顾他。张号京时不时就到老人家里坐坐,了解老人急需,帮助解决困难,一个“外来人”处得跟亲人一般,老人在张号京面前有时会变得像“老小孩”。张号京每次来家里,张绍唐会将自己几元钱一盒的烟递给他抽,而张号京也会接过老人递过来的烟,又拿一支自己的烟递给老人,而且从不嫌烟差,总是立刻点上。老人也笑呵呵地说:“自己拿丑烟换了好烟。”张号京曾经对他的同事说,群众递过来的烟越是差,就越是要立刻点上,“不然群众会以为你嫌他的烟不好。”

  用实干精神书写昆明扶贫故事

  “能白加黑、能5+2、能写材料、能填表、能开会、能驻村、能扶贫、吃得少、睡得少、干得多”——这些不仅描绘了扶贫干部努力艰辛的工作状态,也勾勒出了新时期广大基层干部为民务实的群像。

  找项目、寻支持;下基层、进农家、到工地、入田地;推进基础建设,开展产业扶持……禄劝县发明村第一书记顾征东从央企南光集团办公室主任变身驻村扶贫专家,他写下的“白领书记”扶贫日记,记录的不仅是自己的成长轨迹,更是把党的精准扶贫带进彝乡苗岭的导航图。

  “嘀嘀”, 凌晨一点多,东川区驻村扶贫工作队总队长尹为志的手机又响了,扶贫工作群有一条微信发来,金树香在群里回复:报表、日志已发到邮箱。金树香是刚分到市住建局的女大学生。后来,尹为志问她怎么每次都是那么晚做,金树香不好意思地说,白天村上人太多,事太杂,业务多数是晚上回宿舍做。

  因入户调查腿摔伤的省就业局驻阿旺村队员赵景云,被抬到昆明住院时还想着贫困户危房改造资金没有落实;市国税局驻李子沟村的何玉奎,对村情民情甚至比村干部还要熟悉;市委党校驻乌龙水井、坪子村的王刚、梅长青,利用一切关系协调资金上百万元,用于村里生产发展;九龙镇工作人员杨俊峰经常加班,婚礼一再推迟。

  党员干部冲锋在前,农户建安居房,有的党员干部家却仍是旧屋;建饮水入户工程,党员干部让农户先建…… 在扶贫一线,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可惜,扶贫队员们都太忙碌了,很难抓到有时间坐下跟记者详谈的人,记者肯定错过了不少更精彩、更感人的故事。

  这些扶贫队员、扶贫干部们,无论当初怀着何种心情奔赴山村,当他们第一次走进山村,看到斜立在山坡上的破草屋,看到无力起床为自己倒一碗水的老人,看到一个个深处困境却依然渴望知识的孩子,他们便懂得了“人民”和“造福人民”的含义,懂得了“责任”和“担当”的分量……

  “作为一名扶贫一线上的干部,你收获了什么?”采访中,记者向很多驻村队员、扶贫干部问过这个问题。

  他们的答案不尽相同,但都表达了这样一个意思,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担当。当前,昆明的脱贫攻坚战役已进入决胜阶段,他们很荣幸参与其中,所以他们的每一日都不曾虚度,他们用实干精神书写了昆明的扶贫故事。当看到自己驻村的村子在基础设施、村容村貌、产业发展上的点滴变化,被贫困压了很多年的村民脸上渐渐展露的笑容时,他们深感自己的辛勤工作得到了切实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