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有害App进校园 出了校门怎么办?


    新华社

  新华社

  随着“互联网+”快速发展,各行各业与互联网的联系也更加紧密,学校也是如此,“互联网+教育”的模式也在校园里逐渐推行开来。但是,一些“投机”的App开发商瞄准空子,在各种与教育相关的App中,植入了许多“不健康”的内容,对青少年身心成长形成不利影响。近日,针对教育类App乱象,教育部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防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云南省教育厅办公室也下发《关于加强普通中小学教育类App监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各学校全面排查清理,建立健全审核备案制度,加强日常监管,营造良好的“互联网+教育”环境。

  昆明不少教师、家长为拒绝有害App进校园叫好,但同时也提出担忧:出了校门以后怎么办呢?

  调查:

  学校推荐App,实则强制安装

  根据教育部的通知,凡发现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及链接,或利用抄作业、搞题海、公布成绩排名等应试教育手段增加学生课业负担的App,要立即停止使用,退订相关业务,卸载App,取消关注有关微信公众号。云南省教育厅的通知中也强调,凡是包含广告、游戏、涉假、诱导收费,或以免费为幌子私自收集学校及学生信息,将游戏、收费通道转移到微信平台的App,以及运营商变相强制订购收费的“校讯通”“家校通”等,要坚决清理,停止使用。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昆明的学生和家长发现,确实有部分学校老师推荐了一些作业App给学生使用,而且各个学校推荐的各有不同,形式五花八门。

  “学习App有好几个,作业盒子、考拉阅读、一起作业……”在五华区某小学上三年级的男生尧尧说,除了书面作业之外,英语、数学、语文都有App上的作业。“App里有小游戏,可以挣积分,还可以看到同学们的排名,我们会互相比较。”尧尧说,好几个App都会跳出广告,有购物的,还有一些其他App下载的链接,有时候自己也会不小心点进去。

  除了作业App,还有家长说学校要求安装一些通讯类的App,比如“阳光校园”“微家园”“基教云”等。幼儿园家长林女士说,幼儿园说家长可以自愿安装“阳光校园”App,第一年免费,第二年、第三年每学年收费260元。“但其实不可能不装,因为这个App配套一个接送卡,如果不安装没法接送孩子,所以每个家长都装了。”林女士说,这个App可以发通知,有活动的时候可以看直播,还能打考勤。“但事实上,只用得到考勤功能,其他都没啥用。”

  说法:

  App不是洪水猛兽 但不能“无监护”

  对于教育部发文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不少家长拍手叫好。“希望有关部门建立健全App审查制度,对教育类App定期检查,掌握App内容变动和更新情况,发现有害信息能及时处理。”市民周先生表示,不仅是有关部门要出面严管校园App,学校、教师也应当尽责,在推荐时就要审查清楚,对学生使用App要进行正确的引导。

  对于严禁有害App进校园的新规,教师们也非常关注。官渡区某小学的一位英语教师表示,过度使用教育软件的确会带来一些弊端,如不利于培养学生对纸质材料的阅读习惯等。他期待新规的落地实施,可以更好地推动网络在教育教学中的正面作用。

  不过,教师们也提出,教辅类App在使用上确实有方便之处,所以才会普及开来,但App不该是洪水猛兽,除了规范行业行为之外,家长和学校都有责任引导和控制学生正确使用App。北大附中云南实验学校小学部的一位班主任表示,学生使用App往往是在家里,有的家长没有尽到监护职责,导致学生在使用过程中接触“不健康”的内容。“有的软件开发商就是盯准‘无监护’这个漏洞,在更新过程中加入不良内容。所以,打击有害App就要从加强监管开始,不仅仅是有关部门和市场的责任,也是学校、家长必须共同担负的。”

  记者余苏晏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