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绿的轮回


    2018年云南省茶园面积达666.8万亩。 资料图

  2018年云南省茶园面积达666.8万亩。 资料图

  从一“叶”到一“业”,茶产业已然是云南“衣食万户”的最大民生产业;其种植面积、茶叶产量等指标均位居全国18个产茶省(区、市)前列,甚至首位。但就是这样一个产茶大省,却无一个全国知名的绿茶区域公用品牌。 

  一省不敌一地 大而不强

  3月2日,京东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明前茶/春茶消费趋势”显示,最受消费者喜爱的“前五种明前茶”品类是云雾绿茶、信阳毛尖、碧螺春、龙井茶和竹叶青,这五种茶的原产地分别是江西庐山、苏州洞庭山、河南信阳、浙江杭州、四川峨眉山。云南绿茶品牌无缘此榜单。

  令人深思的是,京东大数据研究院同期发布数据还显示,信阳毛尖为全国31个省(区、市)消费者喜欢的绿茶品牌。对此数据,云南茶界有人质疑——认为其数据片面、有失客观;也有同业人士认可赞同——京东没有理由去对这个数据进行造假。孰是孰非,显然无需更多去争论。不过,从浙江大学中国农业品牌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评估”显示,信阳毛尖在过去近10年时间里,其品牌价值连年增加,一路从2010年的41.39亿元上升至2018年的63.52亿元,位列该品牌价值榜第二,仅次于“普洱茶”的品牌价值。

  信阳毛尖产于河南省信阳市。据信阳市人民政府今年4月初公布的数据,目前信阳市有茶园面积达212.5万亩,年产茶叶6万吨,产值112.4亿元,茶农人均种茶收入达到6000元,已成为我国长江以北地区最大的茶叶产销集散地和最大的茶叶区域公用品牌。3月1日,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公布的《2018年中国茶叶产销形势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云南省茶园面积达666.8万亩,年产干毛茶39.8万吨,产值164.61亿元(均指一产产值)。

  两组数字相比之下,颇令人深思——茶园面积是信阳市3倍多的云南省,年产茶量高于信阳市近7倍,茶叶年产值却仅高于信阳市46.5%,而且云南省竟然无一个绿茶品牌参与竞争。这无疑是云南茶产业“大而不强”的一个真实案例和现状。

  一叶“养”万户 曾经自豪

  云南是世界茶树的原产地,种植和利用茶叶的历史已有2000多年历史。目前,在云南省129个县(市)区中有108个县(市)区产茶,特别是普洱、临沧、大理、保山、西双版纳等州市为茶叶主产区,其财政收入中茶叶占比也较高。同时,云南有近1000万人参与种茶、制茶、售茶等茶产业各个环节,仅种茶的茶农就达600万余人,茶叶是继烟叶、蔗糖之后的第三大经济作物。可以说,茶叶是云南省“衣食万户”的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有难以替代的地位。

  同时,云南更具有发展茶产业的生态优势、资源优势、文化优势、品类优势等,甚至是排他性优势。比如,茶叶品类上,云南不仅生产绿茶、黑茶,还产红茶、白茶、黄茶、青茶,中国六大茶类在云南都有生产,而且品质堪称上乘。云南无愧于世界茶树原产地之称。

  中商产业研究院公布的《2018年中国茶叶产业大数据分析报告》显示,在中国绿茶产量最大的5个省分别是云南、四川、湖北、浙江、福建,其中云南以年产绿茶24.46万吨位居全国绿茶产量榜首。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公布的《2018年中国茶叶产销形势分析报告》则显示,2018年,在中国六大茶类中,尤以绿茶产量占最高,占比65.8%,达172.24万吨。换言之,目前市场上的茶叶消费,依然是以绿茶为主。

  作为全国绿茶产量最大的省,却“生长不出”一个全国知名的绿茶品牌,是云南无优质绿茶吗?来自云南茶界人士的回答是否定的。

  已80多岁高龄的原宜良茶厂厂长张文彬告诉记者,昆明曾经有3个绿茶品种扬名海内外,即西山太华茶、呈贡十里铺十里香茶、宜良宝洪茶3个绿茶品种。其中,宜良宝洪茶,不仅被评为全省高香型名茶“绿茶品质第一名”,还在1985全国茶叶品种评鉴会上被评为“全国十大名茶”之一。在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总经理邹家驹看来,云南优质绿茶还是比较多。例如,梁河回龙茶、红河玛玉茶、景洪岗绿、昭通大关翠华茶、腾冲磨锅茶、普洱马邓茶等,部分茶品曾经远销海内外,供不应求。

  云南绿茶,在《中国茶叶大辞典》又称“滇绿”,其用精选云南大叶种的细嫩一芽二叶,经过高温杀青、揉捻、快速烘干等工艺制成的绿茶,是云南大叶种烘青绿茶的总称。据《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大事记》记载,1959年,在凤庆茶厂厂长吴国英带领下,大叶种烘青绿茶研制成功,从此打破大叶种不适合做烘青绿茶的说法。

  滇绿工艺的出现,不仅催生了上述的梁河回龙茶、红河玛玉茶、普洱马邓茶等地方名优绿茶品牌的诞生,而且滇绿以其高香、味足、耐泡、回甘快等特点,逐渐成为国内茶叶市场销量最大的绿茶。

  一枝难成林 三足立天下

  一度叱咤风云的云南绿茶为何逐渐被人遗忘呢?

  “普洱茶的崛起,快速挤压了绿茶原有的市场份额,形成‘一门独大’格局。”原省农业厅茶办相关负责人说,以2005年为例,当年全省茶叶种植面积达297万亩,比上年增加10万亩,增长3.5%;投产面积251万亩,同比增加15万亩,增长6.4%;茶叶产量达11万吨,同比增加1.5万吨,增长15.7%。同时,普洱茶产量5.2万吨,同比增加3.2万吨,增长1.6倍;绿茶产量4.6万吨,同比减少1.1万吨,减少18%;滇红茶产量1万吨,同比减少0.2万吨,减少17%。到2016年,全省茶叶产量大约是13万吨,但有超过8万吨是普洱茶。

  在云南农业大学普洱茶学院院长吕才有看来,云南绿茶在全国无知名品牌,与地域、评判标准、无话语权、文化影响力不足有着一定关系。

  对此观点,邹家驹也有相同看法。他认为,云南是大叶种茶种植区,而我国其他地区均为中小叶种。大叶种绿茶多酚类化合物含量高达30%以上,是小叶种绿茶含量的3倍多,易醉茶,引发头昏、心悸、心慌和胃不舒服。大叶种与中小叶种同堂竞技,显然不是一个量级,在标准和话语权上必然有所缺失。

  云南省民营企业家协会会长花泽飞坦言,有着优质资源、良好生态环境的云茶,目前是一流的品质,二流的包装,三流的品牌,四流的营销,五流的价格。要改变云茶的现状,需要政府、业界及社会各界人士协力同行。

  面对产品发展不平衡、市场竞争不充分的现象,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云南省茶产业发展行动方案》(下称《方案》)提出,将突出普洱茶、滇红茶、滇绿茶等云茶品牌的地方特色、文化特色,加大知名品牌创建示范区建设力度,支持各地、有关企业积极申报云南名牌农产品认定和品牌价值评价。同时,统一打造“云茶大品牌”,积极构建“公共品牌+区域品牌+企业产品品牌”三位一体的品牌系列,支持每个重点产茶州市打造1至2个区域品牌,全省着力打造10个区域品牌。到2022年,品牌产品占成品茶销售量比例达到70%以上。

  由此,在云南省2018年“10大名茶”评选中,除普洱茶外,既有有机绿茶这样的传统生态产品,也有茶珍这样的新形态云茶产品进入榜单。这意味着一个多样化、平衡化、充分化竞争的云茶新时代已来临,成功打造全国知名绿茶品牌的目标也将指日可待。

  首席记者廖兴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