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灼全:坚持着音乐


    记者孙莹摄

  记者孙莹摄

  这家PRO Livehouse是尹灼全经营的第三家了,说来也好笑,开了7年,尹灼全的收入勉强能维持。尹灼全笑笑,抖了抖那富有“魔性”的卷发。“有的时候我也在想我做这个事情值不值得,我开这个PRO Livehouse,还没有旁边卖米线的人挣得多,但我就愿意做这个事情。”尹灼全说,他坚持开PRO Livehouse就是因为喜欢,一种从灵魂深处的喜欢。从云南早些年的“雪山音乐节”“大理洱海世界音乐节”开始,尹灼全就已经沉迷其中,当年在音乐节上当工作人员的工作证他至今依然保存着,因为这是他与音乐结缘的佐证。

  音乐做了10年,除了曲风一如往昔,尹灼全觉得,昆明音乐市场倒是在10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目前昆明整个音乐市场,还是挺好的,有很多乐队会来昆明做巡演。”尹灼全说,这几年单在他的PRO Livehouse每年可以做200多场音乐演出,再加上昆明慢慢发展起来的摩登天空等场所,每年在昆明至少会有三四百场的演出。

  “而且演出的规格和运营也越来越专业了,包括舞台、音乐、灯光,所以昆明的演出市场还是一直往前面走。”尹灼全说,PRO Livehouse的兴盛会像电影院线一样,有新的电影出来的时候,在每个院线都会上映,音乐也是一样的,艺人会到不同的城市进行各种各样的演出。

  音乐演出市场的增加和大家对音乐日益增长的需求密不可分。现代人的品位和审美水平的提高使得人们追求的音乐风格更加个性化与多样化小众化,人们会更加享受精神愉悦,因此会奔着自己喜欢的音乐风格亲临音乐现场去感受耳膜的震撼。“音乐风格被划分,喜欢民谣的就是民谣,听世界音乐的就是世界音乐,这些人群之间不会交叉,所以无论是艺人还是听众都不会在同一个时空出现。”

  尹灼全还记得3年前陈粒在PRO Livehouse演出时的场景,“当时大家排队可以从门口一直排到街道对面,那个时候的演出场所还没有现在多,但是仅仅2到3年的时间,演出场所就增长了数倍。”

  “演出多了,音乐人的收入就开始增加,这是好的方面。”尹灼全说,大部分的音乐人的收入还是靠售票,“这么多年我也在坚持卖票,70%—80%是要分给艺人的,稍微成熟一点的乐队或者团队,养活自己是没有问题的。”之前很多人不能理解为什么尹灼全要卖票,但是尹灼全认为通过买票来听一场音乐会,这也是对音乐和音乐人的尊重。这么多年,尹灼全一直坚持着,事实证明,尹灼全的坚持是正确的。

  音乐可以体现轻浅、愉悦、搞笑、欢乐的内容,但这些内容不能成为音乐的流行或者时尚。为了再次唤起大家心中的音乐净土,从今年开始尹灼全赞助MAO为大学生举办“大学生音乐节”。而参与“唤醒新声大学生音乐节”的音乐人也全部无偿地支持尹灼全的决定。或许这就是音乐人那股“毫无畏惧”与“不顾一切”的倔强劲儿吧。“唤起新声,把新的血液、新的乐迷、新的声音,吸引起来,这样才会营造一个好的音乐氛围。”

  尹灼全说在昆明做音乐要更纯粹一些,不用考虑太多生活上的问题,压力就会减轻,从而将更多精力放到音乐上。“其实昆明的自然条件能赋予音乐创作很好的氛围。”有时候尹灼全也会去想:忙忙碌碌的工作真的好吗?生活节奏真的有必要过得那么快吗?有必要那么赶吗?“每天下午晒晒太阳、喝点啤酒、听听音乐也是很好啊,这才是生活。做音乐的人在这一点上面会更好。”

  “无论去到哪一座城市,我都找一家类似的PRO Livehouse去坐一会,这已经变成我的一种生活方式了。”好比有的人喜欢去书店看一本好书,有的人喜欢去咖啡店喝一杯醇厚的咖啡,尹灼全喜欢的就是去酒吧喝一杯好啤酒,听几支好音乐。也许,这就是文艺青年的一种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