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一王宣:城市自有节拍


    供图

  供图

  廖一瑄和音乐的情缘存续了将近半个世纪,从1973年他学习手风琴开始,他便踏上了一生追求的音乐道路。47年来,廖一瑄见证着音乐的变化,更见证了昆明这座城市的发展。

  廖一瑄作为昆明学院音乐学院教授、云南艺术学院硕士生导师以及云南省音乐家协会手风琴学会会长,对于音乐与文化有个人独到的见解,他认为,一个城市的文化不是在短时期内可以被打造的,任何一种文化的发展,包括音乐,都是需要被孕育的,这种孕育不仅仅是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上千年。“翠湖的周边以前是文化聚集的区域,不仅具备地理位置的优势,它本身也具备天然的资源。”廖一瑄所指的天然优势,一方面是翠湖早期就已形成的文化氛围——每天都有大批市民涌入翠湖开展娱乐健身活动,“翠湖虽然不是新文化的地标,但人们适应了这个环境。”另一方面是周边的高校所营造出来的年轻朝气,“大学的氛围把这里带动起来,文化巷,就是年轻人的酒吧。”随着大学的搬迁,很多学生也就聚集到了呈贡,这也改变了文化巷的文化气质。“年轻的受众体被移开了。以前的文化巷消费水平不高,然而现在提高了消费层次,成了时尚的风向标。”

  廖一瑄说,城市的文化中心区并不是被人为打造的,音乐和其他的艺术只能依靠时间孕育,“如果没有时间,硬性的打造是不可能的,因为艺术不是工业化,工业化是一种物质资源,而文化是一种精神资源,当有了历史的延续才能孕育出来,是最坚固且无法打造的。我认为什么都可以打造,唯独文化不能,这是历史的延续、祭奠。”

  让廖一瑄感到欣慰的是,这几年聂耳乐团在春城剧院的演出已有了固定的听众群体;同时让他感到揪心的是,看演出的人群群体结构变化不大,每次当廖一瑄走进音乐现场,看到的依然是上次的那批听众。“这个现象有点无奈,虽然每个凳子都有听众,但是并没有面孔的变化,也没有人数的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