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口的荫凉


  孙奶奶看重的,是夏日里行道树带来的一片荫凉。

  与许多老昆明人一样,相比高大挺拔的银桦,孙奶奶更喜欢叶子绿莹莹的法国梧桐。

  直到如今,孙奶奶还是时常会跟孙子孙女说起当年金碧路上遮天蔽日的法国梧桐。孙奶奶退休前的单位是昆华医院,当时医院大门口就是那片郁郁葱葱的法国梧桐。“那时金碧路两边的法国梧桐养得可好啦,树桩子都粗得很,叶子比大人的手掌还大。”

  那时的春天,法国梧桐干枯了一个冬天的枝丫上会冒出一个个嫩绿的芽,被春风吹着慢慢长大;夏天,金碧路就成了一条绿色的甬道,行人纷纷驻足纳凉,抬头看看片片绿色间透下来的刺眼阳光;秋天,树叶由绿转黄,再从枝头飘落,孩子们喜欢踢起满地落叶,更喜欢把落叶堆成一堆,使劲儿踩下去,听枯叶发出脆蹦蹦的声响;冬天,为了保护这些昆明人的“宝贝”树,工人们会给树干裹上保暖用的布,一棵棵粗壮的树干,挺着光秃秃的树枝,却穿着厚厚的“衣裳”,像极了街头穿着冬衣的行人。

  一年的轮换在孙奶奶记忆里就是那一棵棵法国梧桐由绿到黄再到落叶的画面。如今,孙奶奶还会时不时到金碧路上遛一圈,看看变了样的昆华医院大门和越来越漂亮的金马碧鸡坊。最让她高兴的是,金碧路两旁仍旧种着法国梧桐,“这些树让金碧路更有昆明味儿。”孙奶奶抚摸着粗糙的树干,期待着这些树长得遮天蔽日的场景,一旁的孙女笑着说现在路宽了,树再大也遮不住了,孙奶奶知道,那也将是另外一番动人的景象。

  记者关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