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昆明那棵行道树


    “网红”蓝花楹大道。 记者周密摄

  “网红”蓝花楹大道。 记者周密摄

  □《城市风景线》观察

  乡愁是一棵行道树,它的根在土壤,我的根在故乡。

  盘龙江畔,盛放了一季的蓝花楹此刻婉约安静,含苞待放的刺桐花露出羞涩粉红脸庞。它们紧紧依偎“母亲河”,陪伴和守护着这日月星辰、天地人间。

  一片梧桐叶飞落,是秋的气息。行道树梧桐,按下了这座城市记忆的“解锁键”。

  那时,车马慢,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昆明人最大的玩场是去正义路,淘宝是去百货大楼,朋友聚会还只能见面约定,见面的“老地方”大多是正义路上某家店门口的梧桐树下。“梧桐树下,不见不散”,梧桐树不愧是制造浪漫的高手。

  1910年,一列蒸汽机车从滇南呼啸向北,开进了昆明。这是法国“洋老咩”第一次走进昆明,法国的文化也随着小火车来到了春城。史料记载,滇越铁路终点站就设在昆明盘龙江东岸的塘子巷,距离火车站不远的金碧路、同仁街从此日益繁华,两公里长的道路两旁都栽种了不少法国梧桐树。自此之后便有了“法国梧桐树原产于云南”的争论,这兴许也是最浪漫的乡愁吧。

  昆明的梧桐,叶子缤纷多彩,脉络清晰,那是阳光写下的文字。不时有鸟儿驻足嬉戏,和街上闲适欢快的人一样,无忧无虑。鸟儿把故乡驮在自己的翅膀上,人把乡愁种在树下。

  走过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昆明街道的人,记忆里一定都有一条正义路,心头都种着一棵梧桐树。正义路上的梧桐树,枝长叶阔,一到盛夏,长长的手臂遮天蔽日。生于昆明长于昆明的顾佳至今仍然记得,父亲骑着脚踏自行车带着她在回家的路上,和煦的微风吹拂过他们的脸庞。抬起头,透过梧桐树叶间的缝隙窥探这世界,绿色的树叶、灰白的枝干、金灿的阳光,还有湛蓝的天空,时空交错,如梦似幻。如今30多年过去了,正义路随昆明城市发展不断更新变迁,路早已不是那条路,只有梧桐依旧。

  正义路、塘双路、书林街、永昌小区、环城西路、如安街……诗人于坚曾说:“昆明是一个梧桐树很多的城市,多到我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昆明还有一个别名“银桦之城”,顾名思义,以银桦树得名。父亲告诉顾佳,上世纪60年代初,昆明东风路拓宽修长,平整的水泥路两旁新装了电灯杆,挂上了12盏头盔大小的水银灯,灯杆两旁种上了银桦树,从小西门延伸到华侨补校。顾佳父亲说,在那艰苦的岁月里,银桦树银白挺拔的身姿,总能带给他一种纯粹又坚韧的力量。后来,昆明开始种樟树,再后来,滇朴等乡土树种代替了银桦,也许正因为此,在顾佳父亲心里,银桦树成了行道树的别称。

  乡愁之于人们,就像城市里的行道树一样。这些树,立于城市道路两旁,用脚,往下守着道路;用脸,朝上接住整个城市的落尘。就好似乡愁, 劳劳燕子人千里,落落梨花雨一枝。

  顾佳的发小,18岁那年举家去了苏黎世,那是一个与昆明有太多相似的城市,一样的蓝天碧水、温润安详,一样种有梧桐和银桦的行道树。发小说,城市的相似慰藉了离人的别绪,却又在不经意间投下故乡的背影,比如一片落叶,一朵花香……便是乡愁的味道。

  球花石楠火红的果子,是深秋给昆明极美妙的馈赠。白色的小绒花从盛夏开到秋,然后在深秋结晶。红塔东路两旁,球花石楠果挂满枝头,又是一年好时节。

  树结果了,果子在时间里熟透,带着对树的眷恋落地,不知道这果的滋味,是苦,是涩,是酸,是甜,还是五味杂陈?谁懂得一粒果子对树的眷恋呢?

  教场东路,蓝花楹在休养生息,静待来年。对于自己突然成了“网红”,它总是云淡风轻,高挑的身姿始终优雅从容。从阿尔及利亚来的蓝花楹,在昆明的土壤上悄悄努力生长,然后惊艳了所有人。蓝花楹在昆明人心里扎了根,可是不知道,漂洋过海的它是否也有乡愁藏心间?

  日新月异的城市,归去来的你我,星辰轮换间,只有行道树岿然不动守在原地。让人们把思绪写进每一片树叶,“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行道树,永不老去”。记者徐晓俊报道

  圆通街 樱花绽放春城烂漫气息

  “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有着“春城”美誉的昆明,一年四季花开不断,而说起昆明春天的花事,都会想到圆通街的樱花。圆通街整条道路两旁种植了不少樱花树,花期一到,粉红色的花朵竞相绽放,延绵成一片花海的浪漫景致,因此圆通街也被冠以“樱花街”之名。

  圆通街存在已久,两侧的樱花树也年份十足,每一棵都十分高大,一根根粗壮的枝干显得遒劲有力。每年三四月份,褐色的枝干上怒放起满满樱花,在蓝天的映衬下给整条街道添加了诸多妩媚和绚烂。

  置身于圆通街,宛若世外桃源。一朵朵樱花在春光中吐蕊盛放、云蒸霞蔚,仿佛给街道挂上了粉色的天幕,春风拂过,片片粉红色花瓣从枝头翩然飘落,在人行道上渐渐织起花毯。如此景致与前来一睹樱潮的游人相映成画,烘托出春天的气息。“在圆通街赏樱,的确是一种视觉享受。放眼望去,花的海洋沁人心脾,脚底踏过落满花瓣的‘地毯’,鞋子都变香了。”只要曾在初春时节到过圆通街的游人都会艳羡不已。

  圆通街上有着旧时“昆明八景”之一的圆通寺,隔邻还有历史悠久的连云宾馆,樱花和这些建筑相互映衬,自然美景与人文景观有机结合,赋予了圆通街独特的魅力。举目张望,樱花遮目,不经意间飞檐迭出,使圆通街富有了更多自然和人文的气质。

  记者刘婷婷报道

  大观路 滇朴释出和谐昆明味

  滇朴,也叫昆明朴,属云南本土树种,极具观赏性,是近年来最热门的昆明绿化树种,多条道路和诸多游园之中都有其身影。其中又以大观路最为壮观,道路两旁冠大荫浓的滇朴把笔直的大观路装点得素气大方,营造出富有昆滇韵味的景观。

  大观路作为通往大观公园的唯一道路,以及昆明历史最为悠久的街道之一,昆明人对其一直怀有特殊的感情。因此在之前大观路提升改造时就以“又·见大观”为主题,结合原有道路的景观优势及其特点,以历史文化元素为线索,局部布设公共艺术景观小品,印记大观河发展的历史。同时将滇朴作为大观路行道树主要树种,唤醒人们对城市历史的记忆,留住老昆明人的乡愁,充分体现地方特色。

  在很多人眼里,云南土著树种滇朴符合昆明人的性格,包容、质朴、不矫作。而也因为其不需要刻意栽种、精心培育,自己就可悄然发芽、茁壮长大,始终根植于昆明城中。

  再过不久,一年大多数时候都是葱绿的滇朴将迎来高光时刻。每到秋冬交替时节,滇朴满树会披上金黄,映着阳光的照耀,与清澈的大观河相映成趣,使整条道路形成季相分明、色彩缤纷的独特景观。

  记者刘婷婷报道

  西园路 棕榈成景观扮靓街道

  曾作为昆明西山区一条形象大道来打造的西园路,在经过提升改造后焕发新颜。路面由之前的水泥路全部更换成沥青路,人行道铺设起透水砖,街灯灯柱上安装成9头华灯,而只有两侧以棕榈为主的绿化带被保留下来。

  “走在西园路,你会被10多米高的棕榈树所吸引,这种树在热带地方比较常见,在昆明还不多见,因而它也成了这条路上最醒目的一道景观。”家住棕树营小区的付先生表示,虽然现在已经步入深秋季节,但西园路上叶片宽大、敦实浑厚的棕榈树依旧绿意正浓,在绿化带里紧密地生长着,令人不得不感叹满眼都是热带风情。

  棕榈是南方一带极具特色的树种,其富有特色的形态,树干挺拔,无侧叶,而干顶蓬松散开大片叶子,又不失其活泼的性格。再者,其四季常青,每年的落叶甚少且易清除,不易破坏道路的整洁优美,这特质无疑与昆明“常绿”的城市特色相符。近年来,昆明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坚持生态优先,秉承以绿为美,推动绿色发展,而体现南方城市独有风貌的棕榈,无疑也将为提升昆明道路绿化品位、擦亮“春城”金字招牌添力。

  记者刘婷婷报道

  文林街 银杏叶的“黄金雨”

  昆明人对于银杏的印象,最早是因为“白果 ”,这种价格颇高的干果,总是家里宴客的上品。慢慢地,叶形酷似小扇子的银杏树开始进入人们的赏玩视野,尤其是初冬,那满地金黄,是一幅美丽的画卷。文林街也因为栽种银杏作为行道树,成了一条“有颜色”的街。

  文林街共种植银杏树127株,栽种间隔3至5米。一般来说,银杏树10至11月树叶变黄是正常的生长习性,但因昆明四季如春,往年冬天气温普遍较高,文林街的银杏树叶不等完全变黄就会掉落。去年因为气温较低且日照充足,所以树叶能完全变黄,营造出不一样的冬日风景。

  文林街上银杏树最为密集的路段在师大附小附近。工作日期间,不少家长等待接孩子时就站在一棵棵银杏树下,既避免被强烈的阳光照晒,更可以欣赏这难得的一片金黄。今年孩子刚刚就读师大附小的市民赵先生每天都会早早来到校门口等着接孩子。“天气慢慢凉了,学校门口街道两旁的银杏树的叶子也变黄了,每天孩子放学都会捡一片他认为最好看的叶子,拿回家夹在书里。”

  全国多地如上海等,都在落叶景观较为美丽的大街上开启了“落叶不扫”的相关试点工作,文林街也尝试通过这样的方式,希望能让美景驻留的时间更久一些,以方便市民观赏。作为“初冬第一条网红街”,去年文林街吸引了不少市民打卡拍照。为了满足市民的拍照需要,五华区城市管理局特意采取了“限时保留观赏”的方式,为市民留下这一片暖冬风景。  记者关兰报道

  教场中路 蓝花楹下情意绵绵

  散步逛街是谈恋爱时常见的约会方式,而春日里,满眼皆是浪漫紫的教场中路自然成为诸多情侣的首选之地。教场中路的蓝花楹自栽种以来,“偷听”了不少恋人的甜言蜜语。

  李敏在昆明市五华区政教路附近工作,今年32岁。教场中路上的蓝花楹见证了她和老公的爱情。李敏介绍:“2010年,我刚参加工作,经常坐公交车上下班。5月的时候,昆明气温已经上升,教场中路沿路的蓝花楹正是盛开之际,满树的花儿不但好看,还能遮住当空的烈日,带来初夏中难得的凉爽。” 

  上班两年后,李敏谈恋爱了。紫色的蓝花楹花潮给他们留下了珍贵的回忆,“我们恋爱后的第一张合照就在蓝花楹树下,男朋友穿着一件粉色衣服,那时候教场中路还没有大火,人也不多。”

  每次约会,她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可热浪袭人,每次李敏精心化的妆都会被汗水打湿,有时她甚至都不想出门。后来,男友就经常来到她单位附近,也就是教场中路上,逛街、吃饭、约会,遮天蔽日的蓝花楹树叶守护着这对情侣。

  秋冬季节,天气转凉,落叶满地,收获的季节到来了。2017年初秋,李敏和男友顺着教场中路,一路走到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李敏说:“教场中路的蓝花楹对我们来说很有意义,它们见证我们的爱情。”

  现在,李敏每天开车上下班依旧要从蓝花楹树下经过。每天中午吃完午饭,她总喜欢约同事在教场中路走一走,“走在蓝花楹树下,有一种浪漫的气息,会让经过这条路的人感到一丝温暖。” 

  记者何文静报道

  环城西路 梧桐寄乡愁

  说到最有老昆明气息的行道树,很多市民第一个会想到的是法国梧桐。在老昆明人的记忆里,道路两旁,高大优雅的法国梧桐是著名的街景。法桐也被称为“二球悬铃木”,因为树冠大、易繁殖、耐修剪,被冠之“行道树之王”的美称,昆明市于上世纪引入,环城西路一带是法桐栽种较为集中的路段。

  “20世纪90年代初,我儿子四五岁时,最喜欢躲在院子外面路旁的法国梧桐树后面,但那时树干只有碗口粗,藏不住人。如今,我孙女藏在树后,树干已经能把她挡得严严实实了。”今年61岁居住在昆明市环城西路新闻里小区的居民陈根卫说。

  1987年,陈根卫当时的女朋友齐芳刚刚相识,每天约会完送齐芳回家,必走的路就是金碧路。陈根卫现在回想起来,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金碧路两侧一排排的法国梧桐树,他老伴齐芳常说:“金碧路上的法国梧桐树是我们家庭成长的见证者,我儿子和小孙女都是在梧桐树旁的昆华医院出生的。”

  回想与法国梧桐的回忆,陈根卫还会经常想起小时候在梧桐树下玩耍的情景。夏季时节,街两侧的梧桐生长得枝繁叶茂,搭错在一起,就像一个绿色的走廊,遮住毒辣的大太阳。到了秋季,满街的梧桐叶片金黄,走在树下,阳光穿过梧桐树枝丫,能看到斑驳陆离的阳光在人行道上游离。

  历经沧桑的法国梧桐是昆明城市发展变化的记录者、见证者,它们默默地守护着这片土地上的人,而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老昆明人也对它们有着深厚的感情。陈根卫感慨:“如今,每每经过种满梧桐树的街道,总能感觉到温暖,像是和多年的老朋友漫步一般。”

  记者何文静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