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村留住猴子火了生态游


    郑山河拍摄的菲氏叶猴猴群。供图

  郑山河拍摄的菲氏叶猴猴群。供图

    巡护员正在为外地学习团讲解。

  巡护员正在为外地学习团讲解。

    村民成了巡护员。

  村民成了巡护员。

    郑山河在密林中拍摄。

  郑山河在密林中拍摄。

  在德宏州芒市轩岗乡的森林里,自然摄影爱好者郑山河用了整整3个月的时间,10多次进山,攀岩走壁、跌落瀑布,终于在2018年初拍下了一张照片——一只小小的银灰色猴子,正在瀑布的岩石上面喝水,它生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漆黑的眼珠周围有个蓝色的眼圈,天生带着“忧郁”气质。

  就是这张照片,不仅印证了郑山河对于山中猴群是世界濒危物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菲氏叶猴的推测,也意外揭开了我国单一区域内规模最大的菲氏叶猴猴群的神秘面纱。为了留住云南亚热带雨林里这份生物多样性的美好,随着保护地各项措施的落地,曾经以打猎为生的村民变成了巡护员、“猴导游”;而这些小精灵也回馈村民,观猴团带动小山村生态旅游,也把当地的原生态土特产带出大山。

  语文教师踏上寻菲氏叶猴之路

  郑山河是云南省德宏州高级中学的一名语文教师,也是自然生态摄影爱好者。2017年10月,郑山河从当地村民口中得知,附近有猴群出没,不同于黄色的猕猴。“猴子很小,通体灰色,很怕生,一见到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听到村民带来的消息后,郑山河立即查阅了许多资料,初步判定村民口中的猴子是某种叶猴。

  于是,郑山河靠着地图规划好路线,带上所有的摄影装备,驾驶越野车在蜿蜒盘旋的山路上爬行十几公里后,到达芒市轩岗乡的一个村子。他请的向导,已经在入山口等待。

  亚热带雨林的绿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郁郁葱葱的植被覆盖着陡峭的山崖。每走一步,郑山河心里的忐忑就多加一分。在茂盛的雨林中,人与猴的相遇,基本上全凭缘分,自己有没有这份幸运?他没有把握。

  悬崖峭壁、依山傍水的山涧是猴子最喜爱的生存环境,对郑山河一行人来说,这也成了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难题。寻找猴子的路线上,除了在陡峭的山壁上攀岩,遇到湿滑的小瀑布,还需要绕很远的路,稍不留神踩塌脚下松软的岩土和腐叶,就会坠入深渊;在“撒一粒种子就会发芽,插一根枝条就会开花”的雨林里,荨麻长得茂密,沿路走过,刺痛感马上就透过裤子传递到皮肤;雨季来临时,在归途中翻开裤腿,发现到处都是吸饱了血、已变得圆滚滚的蚂蝗……

  跋山涉水只为与猴群相遇

  这样的山路,郑山河在3个月里,前后走了10多次。山里放羊的村民、种植水果的农户都曾经当过他的向导,带着他在山里转悠,但菲氏叶猴的踪迹却一无所获。

  2018年1月,郑山河再次进山。在山涧溪边的大青石上,他捧起冰凉清澈的溪水洗脸,心想:“也许这一次,又是踏着月色,无功而返。”突然间,幽暗的深涧里传来树枝被折断的声音,一道速度极快的灰影从他头顶闪过,“是猴子!”郑山河的心跳开始加速,清楚地传来“怦怦怦”的跳动声。

  在高30米的瀑布上,一只猴子露出脑袋,正紧张地盯着郑山河,瀑布上方的树林晃动不停,并伴随着无数枝条折断的脆响,似乎有一个庞大的猴群在移动。他顾不上其他,手持相机,向倾斜60度左右的崖壁进发。在湿滑的岩壁上爬行了六七米后,脚下风化的岩石松动,郑山河瞬间坠落水中。

  那一刻,山涧溪水的冰凉吞没了郑山河,被同行的向导扶起后,惊魂未定的他发现左臂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没过几秒,鲜血涌了出来,染红了衣服和脚下的溪水。郑山河用鞋带扎住手臂,向导从水边找来止血的草药,让他嚼碎后敷在伤口上,对伤口进行简单处理后,一群人又向着瀑布斜对面的山崖出发了。

  发现我国最大菲氏叶猴种群

  功夫不负有心人。夕阳下,在瀑布岩石上,一只小小的银灰色猴子正在喝水,它漆黑的眼珠周围有个蓝色的眼圈,长长的尾巴沿岩石耷拉着。郑山河记录下了这一瞬间,他抑制不住按快门的手的颤抖,“拍到第一张照片和第一段视频的喜悦和激动,直至现在也难以言说。”

  猴子们突然见到了人,“吱”一声惊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打开相机放大照片,郑山河确定,这群猴子就是菲氏叶猴。回来整理图片发送给朋友和专家们后,他又陆续进山了几次,循着吃剩的叶子、折断的树枝,对猴群进行了几个月的跟踪拍摄后,初步判定猴群至少有200只猴子。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后来的调查证明,这群菲氏叶猴属于一个超大种群,总数多达惊人的320只,是迄今为止我国单一区域内发现的最大菲氏叶猴种群。郑山河,也成为了中国菲氏叶猴最大种群的发现者。

  菲氏叶猴在国内主要分布在云南,常以群体出来活动,幼崽是一身金黄色,成年后遍体呈银灰色,灵巧可爱。上世纪90年代,这些美丽的猴子曾遭到无情的捕杀,加上云南亚热带原始森林面积逐年减少,猴群失去了栖息地,许多原来的分布地点已有很多年难觅其踪迹。菲氏叶猴因而被列入濒危物种。

  蚂蚁森林上线芒杏河保护地

  猴群的发现,让这个本来默默无闻的小山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蚂蚁森林上线了芒杏河保护地,通过与当地社区合作,建立了稳定的巡护体系。巡护员大多数都是附近村民,经过专业培训后上岗,村民们找到了一条就地就业的新路子,巡护员也成为了当地村民的“第二职业”,并且从心底里爱上了这群猴子。

  常和郑山河一起进山拍摄的村民小黄,曾为了生活在山里打猎,保护地设立后,小黄转而开始保护这群猴子。一次,他亲眼见到一只母猴,抱着已经去世一周的小猴,舍不得放下。15天过去,小猴的尸体开始腐烂,但母猴仍然把它紧紧抱在怀中。小黄深受触动,想起这一幕,甚至晚上做梦都会流泪。

  2年间,进山拍猴,联系野生动物专家、环境保护部门,已经成为了郑山河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2020年10月,蚂蚁森林上线了位于德宏州的芒杏河菲氏叶猴公益保护地, 1600万网友通过“人人一平米”的认领,为千里之外云南大山深处的菲氏叶猴守护家园。

  很多参与了芒杏河保护地认领的网友,从全国各地赶来组成观猴团,带动了当地生态旅游,熟悉山路的村民,丈夫变身“猴导游”,带着游客寻觅猴子的踪迹,妻子则在家里做饭,骑着摩托车把热腾腾的饭菜送进山里,为小家增添额外的收入;以前种植玉米,到山里砍柴、烧炭、找野菜的生计,变成了种植重楼、石斛等产业,这些原生态土特产也被带到了大山之外。

  菲氏叶猴走红之后,当地还开发了以猴子命名的生态红茶,未来有可能通过蚂蚁森林推广到全国,所得收益将全部用来保护猴子。

  据了解,保护地内去年共有20只小猴出生并健康长大,今年已经有10只小猴出生,还有几只怀孕的母猴。新的生命又将到来。

  数据显示,自2016年8月蚂蚁森林上线以来,已经联合公益机构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设立了15个公益保护地,总面积超过570平方公里,并以互联网带动公众关注生物多样性保护。这些公益保护地不仅成为大熊猫、金丝猴、华北豹、朱鹮等数十种濒危物种的家园,还帮助当地居民探索生态友好型产业,缓解人类生产生活与野生动物保护之间的根本矛盾。

  “菲菲就生活在我们这里。”芒市轩岗乡水井村的村民亲切地把菲氏叶猴称作“菲菲”,不无自豪地向远道而来的客人介绍。

  最近一次,郑山河带着上海纽约大学的留学生去寻找菲氏叶猴时,他在朋友圈里又发了几张新的摄影作品。3年过去,猴群已经和当地村民建立了亲近的关系,再也不会惊慌失措地跑开。

  郑山河进山拍摄时,还常有好奇的小猴邀约同伴来偷看他,他也乐于和它们安静地待着,在安全距离下面对着面,席地而坐,猴子吃叶子,郑山河学着它,摘下身旁的草叶放进嘴中,两两相望。“现在不会再有人去伤害它们了。”郑山河说,“村民们都讲,它们是我们的宝贝。”

  首席记者廖晶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