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综合体:客群正在悄然改变


    新的商业营造新的消费空间。顺城购物中心供图

  新的商业营造新的消费空间。顺城购物中心供图

  

  

  城市化进程已逾20年,城市综合体的进化迭代似乎也在不断演进。但一个略显尴尬的现象正在凸显:城市综合体形态、业态越来越多样化,但客群形态却出现单一化,只有部分年轻客群会在闲暇时光里邀约相聚时尚天街天庭。曾经让人趋之若鹜的城市综合体,好像正在失去“综合”的特征,重新拾回其“商业”的本源。

  拿什么亲近你,我的城市综合体?

  城市商业体:短缺时代的消费迷宫

  城市浪奔,时尚浪涌。

  上世纪50年代,随着百货大楼的兴起,昆明人有了自己的购物天堂。

  1959年,昆明百货大楼建成开业,成为云南历史上第一个大型百货商场。在计划经济时代,这座4层楼、“八面风”、冬暖夏凉的“昆明市十大标志性建筑”,日用百货、五金电器、服装、食品等样样齐全,成为昆明市最“牛”的存在。

  “1970年12月,我正准备参加工作。父亲带我去昆明百货大楼购买了我人生的第一件羊毛衫,大概十多元钱,花了他近半个月的工资。”今年68岁的张女士说,那个时代,有一件上海羊毛衫是一件非常“抖草”的事情,只有在昆明百货大楼才能买到。

  说到昆明百货大楼,何叔叔也深有感触。“家里的很多日用品都要去百货大楼才买得到。”何叔叔说,他最稀罕的还有10元一件的的确良衬衣和20元一件的涤卡外套。

  跨越30年锦绣岁月,昆明百货大楼“一枝独秀”的商业领域地位几乎无人可以动摇,成为老一辈昆明人心中的“城市名片”。

  这个情景在1989年以后彻底改变。昆明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五华大厦落成,樱花购物中心、西南商业大厦、天元商厦、金龙百货、仟村百货、西南大厦等相聚开业,螺蛳湾日用商品批发市场建成……

  同期,作为最早引进了国外先进SHOPPING MAIL商业理念的百盛百货,它相比其他商场,首先将一部分餐饮、休闲业态引入到项目中。自此,年轻、时尚的品牌概念开始在消费者心中萌芽,开启了昆明人全新的时尚视角。

  “相比百货大楼,新的百货公司售卖的商品更年轻、更时尚,能抓住我们的喜好。”在市民何女士的印象中,昆明百货大楼成为老一辈的消费习惯甚至是依赖,而柏联广场则吸引了昆明彼时的“新潮女性”前往。

  正所谓新需求带来新变化,让老百货沉淀历史,让新商业营造新的消费空间,是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走向。

  消费巨变催生综合体“变脸”

  2009年始,昆明城市综合体迎来“巨变”。

  曾经热闹非凡的昆明百货大楼拆除后,百大新天地、顺城购物中心、正义坊购物、世纪金源购物中心、金鹰购物中心、南亚风情第壹城、七彩ME TOWN、西山万达广场、爱琴海购物公园、同德·昆明广场等相继开业。

  短短十几年黄金时间,昆明城市综合体在全城布局,造就了第二波消费红利。

  在竞争异常激烈的现代商业社会,千篇一律的同质化,渐渐成了一些城市综合体的通病,传统的商场形式逐渐不能满足高端消费人群的需求,扎堆的商业项目在竞争中夹缝求生。

  那时,昆明急需新业态来引领时尚的潮流。

  昆明人杨女士是一位职场精英。她说当时去一线城市“取经”“开眼界”是“城市中坚力量”提升自我的一种方式。“企业应该真正转变‘用户思维’,思考客群的属性特征,消费需求和发展趋势。”她认为,当时的昆明城市综合体已经无法满足这一部分市民的消费需求。

  客群是谁?客群想要什么?未来的客群在哪里?昆明城市综合体也在不断“探索”和“实践”这个重要课题。

  “昆明的城市综合体始终在努力,越开越多,越来越有文化,逛起来越来越有趣了。顺城的‘首店经济’做得比较成功,一直给我带来新鲜时尚的体验式消费;同德·昆明广场的咖啡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昆明老街的茶空间非常棒;1903开了很不错的美术馆;恒隆的‘大象好在’书店能让我沉浸其中;金鹰的温莎KTV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昆明的城市综合体总是有新的消费场景和美学体验,激发我对商品和服务的潜在欲望和需求。”杨女士表示,近几年,昆明的城市综合体纳新能力和文化氛围有突破,保持了城市综合体的敏锐度和成熟度,营造出营商环境的舒适度和开放度,所以吸引了更多的市民前往体验。

  满足客群前沿需求前路迢迢

  城市综合体在客群面前艰难进化的时代来临。

  2019年8月,昆明恒隆广场写字楼与购物中心同期开业,引进近300个品牌入驻,为昆明城市综合体注入了很多新鲜活力。其独特的品牌组合、别具特色的艺术装置,结合云南自然生态元素,体现了云南自然景观和生态魅力的生命力,让昆明人一边感受什么是前沿时尚,一边为符合现时代需求的“城市名片”喝彩。

  亚里士多德曾这样描述城市缤纷生活:“人们为了活着而聚集到城市,为了生活得更美好而居留于城市。”

  城市日新月异,人们对于城市的多彩生活总是充满无限憧憬。现如今,在昆明的东西南北中,城市综合体全城布局,基本一站式解决846万市民大部分的生活所需,各项业态互为独立,又共享公共空间,城市价值得到最大化体现。

  “今天恒隆有艺术展,要一起去观赏吗?”“我要去顺城买限量款的鞋子。”“我想去同德·昆明广场看街舞大赛。”“我约了外地的朋友去昆明老街品茶。”“我们约好了去1903看版画。”……拍一组照片,发个“九宫格”,现代都市人的“烟火气”和“高大上”在城市综合体不经意间展现。

  去年年底,云南艺术家高翔在同德·昆明广场举办“牧梦时空”艺术作品展,新奇而堆叠的艺术作品、精致而通透的玻璃橱窗吸引了众多市民前往参观,他们接触到一个新概念——年轻的中国当代艺术。

  “让一以贯之的高雅艺术与城市空间高度融合,确实是吸引我前来参观的重要原因。”观展市民尹先生表示,自己平时不怎么出入城市综合体,在这样一个公开的商业环境举行艺术作品展,就像在“消费”艺术家的作品和观念。

  时至今日,昆明的城市综合体业态更多地融入了餐饮、体验、展示、新零售等,城市首店、连锁店、网红店以及市民热捧的品牌店让各城市综合体有了不一样的商业呈现。

  据昆明市统计局2021年昆明市经济运行情况表明,1月至11月,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29.39亿元,同比增长11.3%,两年平均增长2.9%。种种消费数据都让我们窥见了昆明人热气腾腾的生活。

  但客群在回归社区商业体是现实,需要自诩城市综合体的宏大建筑们,重新审视地缘、辐射、业态创新、体验代际诸多课题。